2020疫情感触

发布于:2020-06-29

来源:网络,千杯不醉6月26日2020年寫于美國賓州(如涉及版权问题,敬请联系删除,谢谢!)

从三月投入抗疫,至今已有三月余啦,回顾过去展望末来一般是大领导的作为,但作为一名普通民众,作为一个也算投入了身心去抗疫的一线成员,实在是感触良多。

从疫火汹涌开始到渐渐身陷危境,从每日紧张地关注日日彪升的数字图像,到麻木地不再关心究竟已有多少案例,死亡人数。说实在的,人们已经厌倦了叨叨不休的报导,烦透了隔离居家!小生意老板撑不下去,大生意公司也渐渐式微,网络时代,有本身经营模式需要的脱胎换骨,更有疫情luck down的影响,而弗罗依德之死,BLM运动的全国乃至全球蔓延,谁敢说疫情对人们长期以来施加的心理压力和郁闷对此没有影响?不是在沉黙中爆发,就是在沉黙中灭亡。显然,在自由自在惯了的土地上,人们受不了长期的压抑隐忍,所有的怒气怨恨要有个契机得以喧泄排洪。你以为居家养娃带娃是件美事?实际上孩子在家拆天拆地,他们不仅需要玩偶,更需要的是玩伴,这些学习成长的必经之路如今被突如其来的瘟疫腰斩,居家网课学习?开什麽玩笑!一天二天也许还新鲜,几个月下耒,不仅孩子懒散,父母也抓狂。殊不见家暴丶忧鬱丶自杀率都爆增?

这里的人民不适合长期隔离!从一开始就没能严格执行将疫情掐死在摇篮里,到如今的疫情肆虐如无轨电车和自由落体,疫魔如无阻挡的汹涌波涛,所向披靡。我们经历和见证著前所未有的魔疫,而且,此疫不同往常,且没个完呢。

事实是每个人对疫情新冠认识程度不同,影响自己也影响别人和社区。有年老体衰者根本不理解天下事丶瘟疫情;有中年人年青人根本不信邪不畏病,就算是医护人员,也各有各的理解,各有各的作派,有时让人真的看不懂! 那天我做charge nurse,一位才下手术台心导管术后者被推到我们病区,床已到了走廊上,接手护士刚放下汇报电话:他是确诊阳性的病患!怎麽办?悄然问推病床的心导管室护士,她们说这位虽然测试阳性但并无发烧咳嗽,是无症状者,我们都没有做防护。天哪!我看著她们差点没叫出声耒!没症状不等于没传染性耶! 一天同事芭芭拉接到电话,她在巴尔地摩的阿姨新冠出院啦,其兄弟准备去接她,只听芭芭拉在指导她brother应该戴口罩丶洗手⋯。天拉呜,这疫情已经历时数月,假如连中国之始至今屈指已经半年了好吗?这种如何防范常识还需要教吗?啊?啊?啊?答案是她兄弟没有一点概念!这里是在讲中年汉子,不是指已患老年痴呆的老先生哦!芭芭拉的母亲与阿姨住一幢老年公寓,她母亲准备去为即将归耒的阿姨set up everything 。只听芭芭拉在教母亲应该这样不能那样,教者再三重复和强调,听者一头雾水一片茫然,我在一旁听了都急!教不会啊,肿么办?

再说就是我的同事们吧,都是一线护士,都知道此病之凶险,但谁都有日久生厌之情啊,何况你以为一天十几小时戴著口罩忙进忙出好玩啊?这不算有氧运动却胜过一切锻练耶,我们憋著气工作运转,很难受很难受的好吧!有同事受不了气闷气急,悄悄拉下口罩,…可是,这么多隐性戴病毒者,这么多感染后复工的同事,你以为有人有了抗体可以保一辈子啊?有文章说抗体阳性者有效期仅三~四周。信不信的吧,这病毒太诡异,人类对它认识尚浅啊! 那天听芭芭拉讲她要为俩病人测试新冠,作为出院去康愎中心之前提。不经意间在走廊上见她拿著取完的样本出得病房来,惊见其只戴一个外科口罩,其他PPE一概地没有!我惊得目瞪口呆:你的N95呢?你的面罩呢?你的防护衣呢?这时她才醒过来一样,去找这些PPE为下一位採样做准备。次日芭芭拉短信我她周末看护的一位重病人转去ICU后测试为新冠阳性。我问她有无採取防备措施?回答是No。

做我们这一行,不能事后后悔,只能事先予防,要用全副的精神,时刻警惕。我但凡上班,根根神经崩紧著,像张文宏医生所言:防火防盗防同事!感觉真的是防不胜防啊!

防疫要常态化,生活要日常化。

应该怎麽保护自己,保护家人?我不说了,你自己看著办吧。

联系我时,请说是在纽约303上看见的,谢谢!

发表评论